忍者ブログ

[PR]

2017/09/25  カテゴリ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御神刀的今日特价菜单❤

2015/05/30  カテゴリー/[create]码字

Fandom - 刀剣乱舞
Coupling - にっかり青江×石切丸
Rate - R18



【注意!】
本文的灵感来自于t@kelu的姫癒しボイス「ショップスタフ」篇。
○OOC且PWP,虽然铺陈了一些设定但并没什么用。逻辑上的错误请忽略。
○aoe喊了很多次爸爸。

以上都OK的话请继续阅读=u=







  石切丸一走进便利店深处的小仓库就后悔答应陪笑面青江值夜班了。

  事情是这样的,审神者获得了一个月的带薪休假,打算在现世度过。第二部队作为护卫跟着来了,然而六名(没有工作的)男性和一名女性住在一起实在是过于显眼,审神者只好向政府申请,给他们一些临时身份。

  审神者性格有些羞涩,害怕给人添麻烦,在申请电话里战战兢兢地说“社会地位不高也没有关系,拜托了!”的结果就是,除了石切丸之外,其他五把刀全部被派去打零工。

  烛台切光忠在料理教室,狮子王在猫咪咖啡屋,次郎太刀去了人妖酒吧,和泉守兼定则是在偶像剧的片场跑龙套。相比之下,被派到便利店的笑面青江的工作简直正常得难以置信。但大家都想不通为何石切丸成为了附近大学的医科插班生,还享有伙食补贴等福利。

  也许因为只有自己是真正担心审神者安危而跟过来的,才有此等差别待遇吧。其他几把刀对于来现世玩更感兴趣,打工打得不亦乐乎,尤其是笑面青江,每天晚上回来都要讲一大堆关于奇葩客人的段子。

  “所以说,那个小伙子一定是第一次买那个啦,纸币都被捏得湿透了。人类的身体真是麻烦呢,啧啧。”笑面青江嚼着已经冷掉的烤土豆片对桌子对面的石切丸说。这道小菜是烛台切用料理教室的多余材料做了拿回来的,笑面青江今天打工结束得晚,回来时只有大家留下来的半碗了。

  “对于女性的怜惜之心应该得到尊重。”石切丸简洁地回答。在本丸和笑面青江相处了两个多月,他早已习惯对方动不动就说出意味深长的话语,现在似乎已经能以平常心来面对了。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是和女孩子一起用呢?嗯?”笑面青江狡黠地笑起来,仿佛早就知道石切丸会这么回答,“别告诉我你听不明白哦,御神刀大人。”

  又是被戏弄的结局,石切丸选择用沉默来应对,顺便低头喝茶掩饰自己的尴尬。

  “说起来,这周六轮到我值夜班了,要熬一整晚呢。要不要来陪我?”笑面青江咬着筷子找了个新话题。

  “我这样的外人……没问题吗?”说实话石切丸还挺想去看看的,打工这种事从平安时代到现在他从未体验过。

  “没问题啦,因为我们是恋人嘛!诶嘿嘿,这是在现世的设定哦。”笑面青江若无其事地吐出爆炸性发言。

  石切丸的耳朵一下子热起来,虽然在本丸时和笑面青江有过几次身体上的纠缠,但作为临时获得这副皮囊的付丧神,他并不认为他们有谈恋爱的资格。审神者的寿命是有限的,终有一天他们会结束在本丸的使命,分别回到神社和资料馆。

  “审神者可没有默认那种设定。烤土豆请给次郎殿留一些,他要过了12点才回来。”恋人这个词,即使是开玩笑也太过奢侈了。

  

  周六晚上六点,石切丸准时来到大学附近的便利店,也是笑面青江的工作场所。进门时正好看到日班结束的打工少女一边说着“泥咔哩桑掰掰”一边走出店外,抬眼就看到笑面青江戴着印有便利店logo的帽子站在收银台后面,对石切丸露出大大的笑容,嘴角简直要咧到耳朵边上去。

  “欢迎光临!今天炸猪排便当八折供应,关东煮买三送一,身份为御神刀的客人免费,因为夜班当值的店员会请客。”

  炸 猪排便当真的很好吃,关东煮也是,布丁也是。虽然石切丸很不情愿,但笑面青江坚持付了钱。理由是社会人要照顾学生党,而且员工折扣不用白不用。随后的几个 小时,石切丸坐在便利店一角供顾客吃泡面的桌椅处,预习下周的选修课,笑面青江则忙于接待顾客。但当店里没人时,石切丸总能感受到来自收银台的视线。

  过了半夜1点,店外的街道基本都黑了灯,也基本没什么顾客进来了。笑面青江走到墙角,在卫生巾和棉条货架旁边以十分扭曲的姿势舒展了一下身体,并懒洋洋地哼了一声接客好累哦!

  “不要用接客这个字眼,”石切丸也觉得眼皮有点沉,便合上了手中的法学,“而且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跑到这边来伸懒腰。”

  “这里可是监控摄像头的死角,我的设定可是本月优秀店员。”笑面青江打着呵欠,撩起T恤下摆抠了抠后腰。

  然后下个月就辞职,石切丸在心里吐槽着,却不忍心说出来。能够如此悠闲地在现世独处,也很奢侈。

  “你珍贵的侦查力都用在这种地方了吗?”石切丸站起身来,觉得腿有点麻。笑面青江打工都是一站一整天,每天回到住的地方还能讲出源源不绝的黄段子,这家伙的体力到底来自哪里啊。

  “因为有人总是索敌失败,我得罩着他啊。话说还有一个地方摄像头拍不到……你想看看吗?”


  
  然后两把刀走进了便利店深处的小仓库,笑面青江顺手就把门带上了。石切丸刚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就被大胁差压在门上亲了一分钟。

  虽然缺氧,但头脑彻底清醒过来的石切丸气喘吁吁地质问:“你不看店了吗?!”嘴唇被啃得有点红肿,还被另一把刀的唾液染得水亮亮的。

  笑面青江下巴一扬,示意石切丸去看装在墙上的监控屏幕,店里大部分角落一览无遗。

  “如 果有人进来我马上就能知道。更改一下设定,本月优秀店员在值夜班的第一晚带大学生恋人到仓库来一发,因为他们已经两周都没碰过对方了。”笑面青江一边轻轻 喘着一边说,手指在石切丸背上摸索着。来到现世后笑面青江都没戴过手套,而石切丸被审神者教育说穿神官衣服去大学太奇怪了,也暂且换成了现世大多数男性都 会穿的白衬衫。这样只隔一层薄薄布料的触感实在撩人,石切丸觉得那手指掠过的地方都变得灼热起来。

  “说起来,作为社会人,我要给大学生的你上一课。”笑面青江在石切丸耳边压低嗓子说,“夏天穿衬衫的时候,里面记得穿打底背心啊。不然的话——”

  形状优美的手指游移到石切丸前胸,准确地找到凸起的点,捏紧。石切丸颤抖起来,要不是靠着门,差点要站不住。

  “——乳头会被看得一清二楚哦。要好好记住以后成为上班族的社会礼仪。唔……嗯……”笑面青江啃着石切丸的耳垂,啄出啾啾的吮吸声。

  另一边也被灵活的手指捉住,两侧同时被用力揉弄,快感如同电流般向下传递,让石切丸的腿间有了反应。这副凡人的肉身,实在太讨厌了。

  “随 便弄几下,乳头就勃起了呢,接下来要对它们做更舒服的事情,在这期间能帮我盯一下监视器吗?对了对了,不可以出声哦。”不等石切丸答应,笑面青江便低下 头,隔着衬衫布料将被自己揉肿的乳头纳入口中。石切丸刚要叫出来,嘴便被捂住,随后细长的手指便伸进口腔,压住他的舌头。

  像是在享用什么美味一般,笑面青江对石切丸的乳头又舔又咬,唾液在衬衫上弄出一个湿漉漉的圆形。手指在石切丸口中肆意搅动,令他只能发出含混的呜咽声。

  “呜 哇——我真是变态,光是玩弄你的乳头就忍不住硬起来了呢,嘿嘿。”笑面青江重新直起身来,双手搂住石切丸的腰,让两具身体贴在一起。腿间火热的东西透过两 层裤子布料灼烧着石切丸的腿根,笑面青江简直想要把这两周错过的份都干回来。第二部队在现世只能与审神者同住,不像在本丸时有单独的房间,六名刀剑男子挤 在一间大房里打地铺,笑面青江实在是没有胆量冒着被其他刀发现的危险在半夜和奸石切丸。现在有了这间便利的炮房,他恨不得求店长每周给他七天夜班。

  “本来平时很有耐心把你舔得软酥酥的再进去,可是这里没有能躺下来的地方,不如来试试现世的好东西吧!”笑面青江一边啄吻着石切丸的嘴唇,一边从旁边的货架上摸来一支软管。包装非常花里胡哨,印着「Love!Passion!Lust!」字样外加一堆粉色爱心。

  “这样直接拿店里的东西真的好吗?!”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但石切丸莫名感到了一阵羞耻。接下来便被笑面青江按着肩膀扭过身体,变成了面朝墙壁的姿势。

  “我会用夜班津贴支付的啦,”笑面青江的胸口贴着石切丸的脊背,下巴搁在他左肩,温热的吐息包围了他的耳郭,“真是爱操心呢,爸爸。”

  被短刀这么叫也就算了,这称呼从笑面青江嘴里喊出来简直像是援助交际的女高中生场景。石切丸还没从乱伦般的罪恶感中缓过来,又被灵活的手指猝不及防地解开了裤子。内裤也一并被扒下,所以说现世的衣服太没安全感。

  笑面青江乐呵呵地挤了一大坨透明的凝胶,送到御神刀的股间。最开始接触皮肤时凉丝丝的触感让石切丸打了个寒战,但随着手指的揉弄,被染湿的地方渐渐开始变得柔软灼热。黏糊糊的指尖侵入紧密的甬道,仔细地进出摩挲,淫靡的水声和石切丸压抑的喘息弥漫了整个仓库。

  “嗯……应该……差不多了吧?爸爸……觉得如何?”笑面青江呼吸也有些急促,左手抓着石切丸的肩膀,右手三根手指埋在他身体里,“呐,让我、进去吧……已经是极限了呢。”

  不 等石切丸开口,手指便抽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名为大胁差刀刃的东西。笑面青江这副肉身的性器算不得巨根,尺寸在现世普通男子水准左右,但十分灵巧。这次是 从背后插入,借着现世高科技的润滑,仿佛小夜左文字率领短刀队过三条大桥一般,一鼓作气就捅到最深处,把石切丸的后穴塞得满满的。

  “无论做多少次,爸爸的屁股……总是这么棒呢。”笑面青江喘着粗气,感受了一会御神刀刀鞘内部的紧致,定了定神,抓着石切丸的胯骨,开始前后摆动腰肢。
  由 于是背后位,就算不刻意找,也很容易顶到敏感的地方。大概抽插了几十次,石切丸就有些站不住了,大太刀被自身的前液弄得湿哒哒的,随着笑面青江的动作在墙 壁上磨蹭着,如果等下弄脏了仓库可怎么办……青江大概会被罚款吧……?不,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足够本月优秀店员被开除二十次了。


  “不行不行不行,太久没做没脸见人了,我觉得我……快了……呜,爸爸,跟你打个商量,反正我们是刀,又不会怀孕……”不同于隐忍喘息的石切丸,被快感支配的笑面青江一边挺腰一边发出猫咪哼哼般的哀求声。

  “……唔,我拒绝……异体蛋白质……会肚子疼……哈啊,哈啊……”在课本上看到的内容不知为何碰巧蹦进了石切丸被艹得迷迷糊糊的脑子里,下周一再也无法直视那门课程了。

  笑面青江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呜……那、那怎么办……要不要这样……这样好不好,唔……我快到的时候,爸爸、就……转过身……蹲下来……”虽然是乞求的语气,但下半身的动作更猛烈了,几乎每一下都要狠狠戳中御神刀肉身的前列腺。

  石切丸被弄得无法思考也无法回应,只能任凭笑面青江一边顶撞一边反复询问这样算不算默许。

  “答应了吧……那我、就最后……唔!”自认为得到许可的笑面青江开始以前所未有的强度冲撞石切丸的身体,声音里带上了哭腔,“爸爸爸爸爸爸,呜呜呜……真的棒!爱你爱你爱你,嗯嗯嗯嗯嗯,要、要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去了!”

  “……青江!①”

  机动72的大胁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赶在射精之前拔了出来,扳过御神刀的肩膀让他转过来蹲下身,将不知有什么卵用的浓厚液体喷了他一脸。

  一脸白浊的石切丸恍惚地喘着气,眼神有些失焦,除了被笑面青江颜射以外,他自己在前几秒也不争气地弄脏了仓库的墙壁,这个秘密大概维持不了几分钟就会被发现。

  笑面青江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扶起摇摇晃晃的石切丸,在一箱日清方便面上垫了毯子让他坐下休息。

  “稍微等我一下哦,我去拿餐巾纸过来。”本月最不要脸店员拉上裤子拉链,走出仓库。

  从店面的方向传来条码扫描器“滴——”的一声。

[END]

注释:
①:あおえ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