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2017/11/24  カテゴリ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香芋黑芝麻菠萝

2015/03/20  カテゴリー/[create]码字

Fandom - 刀剣乱舞
Coupling - 長曽祢虎徹×蜂須賀虎徹 浦島虎徹×蜂須賀虎徹
Rate - R18

传说献出贡品就可以召唤出想要的刀,那么就码一篇3P来召唤虎彻兄弟吧0v0

标题梗来自彩景的三色杯,大家都懂的。诶嘿嘿,就是喜欢3P里兴津总受。

人物性格捏造有。写到后面已经不叽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弟弟对不起,下次让你干个爽233




浦岛虎彻曾在池田家和龙宫吃遍各种珍馐美味,在刀剑男子中也算半个美食家。然而当他来到这本丸,尝过了烛台切光忠做的料理后,便死心塌地拜倒在对方的围裙之下。

  今晚浦岛虎彻也爽朗地夸赞了一番烛台切的手艺,并额外获得一碟大福作为奖励。浦岛喜滋滋地将它们留到了半夜,在这样一个最容易饿肚子的时间点,能够吃到预先留下的夜宵是多么幸福啊!大福一共有三个,馅料各不相同。香芋泥细腻绵软,有着爽滑的口感;黑芝麻拌入融化不完全的砂糖,如同黑色流沙一般甜腻;菠萝则是做成带着果粒的果酱馅儿,酸酸甜甜颇有嚼劲。浦岛一口气吃完三个大福,舔着手指回味许久,觉得肚皮有点涨。之前的晚饭他吃得也不算少,再加上这份甜点,实在是有些撑得慌。

  这样下去,万一被主人嫌弃肚皮太圆无法出阵那就糟糕了。感到了些许危机的浦岛决定出门散步一会,消耗掉额外的热量。也不管现在正是半夜,他把龟吉揣在浴衣的怀里,穿上人字拖就走出了房间。

  浦岛一边看星星一边在走廊上漫无目的地逛着,路过了几个传出鼾声的卧室门口,到前面转角的地方就是二哥蜂须贺的房间了。浦岛抚摸着龟吉壳上的纹路,不经意地朝那边撇了一眼,发现蜂须贺房间的门没有关好,门缝里还透出一束光。

  浦岛从小精力旺盛,从前经常被蜂须贺教训要早睡早起。蜂须贺为了皮肤和健康,每晚也是早早就上床,绝没有过了半夜房里还亮着灯的道理。时隔多年再次相见,浦岛可不知道二哥什么时候也学会熬夜了!一定要过去吓吓他,再好好嘲笑一番!浦岛这么想着,快步走到蜂须贺房门口,推开了纸门——

  发丝凌乱的蜂须贺被按在榻榻米上,平日休息时最爱穿的金色和服被扯得七零八落,印有蜂须贺家家纹的羽织扔在一旁。按住蜂须贺的男人正是浦岛非常熟悉的大哥,长曾祢虎彻。虽然蜂须贺此时被扒到半裸,但长曾祢却好好地穿着一套土气的红色运动服,浦岛马上便认出来这是长曾祢在帮主人耕田驯马时穿的那套。喏,腰间还别着那双可疑的塑胶手套呢。

  发现了浦岛的到来,本来就羞愤交加的蜂须贺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他嘴唇颤抖着,不敢出声,对浦岛用口型说着“不要看,快走开”。他身后的长曾祢先是一惊,发现是三弟后立刻露出恶作剧的笑容:“轻点进来,记得把门拉上。”

  也许是性格和大哥更亲近一些,浦岛不由自主就选择了服从长曾祢。他脱下拖鞋进入房中,轻手轻脚地拉上纸门,确保这次不会漏光,然后转过身。

  长曾祢换了一个侧卧的姿势,用右臂和腿锁住蜂须贺的躯干,左手拉开和服前襟的部分,蜂须贺雪白的溜肩和楚楚可怜的粉色乳头全都露了出来。

  “自从被父亲大人打造出来,你二哥就一直待在蜂须贺家,被大名当做传家宝供奉着,一次也没有被用过呢。”长曾祢用带着茧的手指抚弄着一边的乳头,抬起下巴示意浦岛过来,“简直就像深闺中的大小姐一样,这样的真品又有什么意义呢?”

  浦岛蹲下身子,手脚并用爬到蜂须贺跟前,有些着迷地盯着另一边的乳头,觉得它看起来有些像樱花软糖,便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蜂须贺身体像过了电一样,剧烈地颤抖起来。被自称大哥的赝品按在卧室里乱摸就已经够丢脸的了,现在亲弟弟也像中了魇一样来参与这种羞耻的行为,简直是最可怕的噩梦。浦岛舔了一口还嫌不够,啊呜一下把整个乳头含到嘴里吮吸起来。突然的刺激让蜂须贺险些叫出来,然而长曾祢及时将两根手指塞入蜂须贺口中,令他只能发出含混的低音。粗糙的手指带着些许汗水的咸味,在蜂须贺口中缓慢搅动着。

  “好吃吗,浦岛?”长曾祢腾出一只手抚摸着浦岛的头发,加速了手指在蜂须贺口中的抽插,“你二哥就是这样,嘴巴被堵住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最让人兴奋呢。”

  “唔……嗯……好吃!”浦岛嘴里含着乳头,含含糊糊地说。蜂须贺的身体散发出蜜糖一般的甜香,一定是换了新的入浴剂。热爱甜食的浦岛面对如此贴心的二哥,所做的也只能是更加卖力地吮吸了。

  “接下来要开拓一下蜂须贺的身体了,浦岛不要让他的嘴巴变寂寞哦。”长曾祢抽出被蜂须贺的唾液浸润的手指,懂事的浦岛立刻心领神会地抬起身体,抓着蜂须贺的肩膀,封住了他的嘴唇。浦岛的舌头灵巧地在蜂须贺口腔中游动着,传递着方才吃的三种大福的甜味。长曾祢则趁着蜂须贺还处在被亲弟弟舌吻的震惊中,顺势分开了他的双腿,将两根湿润的手指送入身后的秘穴。

  身体最隐秘的部分被入侵,蜂须贺剧烈地挣扎着,几乎要跳起来,却同时被两双手牢牢按住。浦岛按着他上半身,更加贪婪地吻着他。长曾祢则是坐起来,身体卡到他两腿之间,用被他自己唾液染得湿哒哒的手指侵犯着他的后穴。

  “比想象中更顺利呢,不过毕竟也连着开发了快一周,堂堂蜂须贺家的大小姐也不得不认输了吧。”长曾祢用指腹仔细摩擦着柔软温暖的内壁,又增加了一根手指。

  “诶诶诶?!大哥太狡猾了吧?居然背着我和二哥做了这么久!”浦岛猛地抬起头质问,嘴边还挂着一丝亮晶晶的唾液。

  “你是整天沉迷于吃饭才没发现吧?开发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说来惭愧,一开始我可是不得不把他绑起来的。”长曾祢一边用手指操弄着蜂须贺的后穴,一边掀开了和服的衣襟,“不过你二哥还是挺上路的,看,只是接个吻、玩弄一下乳头和后面,就简单地硬起来了呢。”

  蜂须贺修长的性器颤颤巍巍地暴露在浦岛面前,已经勃起一半了。前端的小孔还溢出少许透明的液体,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浦岛回想起来,从自己进入房间后,两人都没有碰过蜂须贺的前面,那么可以确认蜂须贺并不讨厌这样做了,真好呢。

  “哇——二哥的形状好漂亮!我也要比比!”浦岛急匆匆地解开腰带,想要掏出曾经在龙神宫中令龙女赞许不已的东西,却不小心把怀中的龟吉掉在了榻榻米上。浦岛顺手帮龟吉翻过身,把它放在蜂须贺胸口,叮嘱了一下不许乱动,然后解开裤裆,解放出自己蠢蠢欲动的肉棒,“二哥的舌头太好吃,吃着吃着一不小心就硬起来了,诶嘿~”

  浦岛一手一根,同时撸动着自己和蜂须贺的性器,兴奋地哼哼着,希望蜂须贺可以舒服一些。长曾祢继续扩张了一会后面,觉得差不多了,便一把同时拉下运动裤和内裤,让粗黑的凶器迫不及待地弹出来。据说刀剑男子之间的兄弟关系,并非全部以年龄来排行的,而是有根据长度来决定谁是哥哥谁是弟弟的说法。长曾祢虽说是赝品,但此时此刻不论是长度还是粗度还是硬度,都货真价实地能做浦岛和蜂须贺的大哥了。

  “今天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没想到三兄弟能一起做这件事,大哥真的很高兴呢……唔嗯!”长曾祢直接挺身插入,用性器填满了蜂须贺的后穴,“说实话,在我们来这里之前,你很寂寞吧。”

  “……没有的事!”嘴巴恢复自由的蜂须贺嘶哑着嗓子想要争辩,却被长曾祢接下来的动作顶得失去了语言。喉咙中溢出不属于大家闺秀的喘息声,蜂须贺急忙自己捂住了嘴巴,性器却在浦岛手中悄悄地变得更硬了。

  “在蜂须贺家被当作大小姐供奉着,一次也不曾上过战场,来了这里之后却成为了主人的王牌。带领太刀打刀们战斗数千次,对待胁差短刀们也是一视同仁爱护有加,很厉害呢,蜂须贺。不断战斗,不断变强,是为了和我们重逢吧?另外听清光那小子说,你打扫房间时扔了他的杂牌指甲油,害他哭闹半天,回头却买了很贵的指甲油还给他?瓶盖八寸长像锥子的那个?①”长曾祢跪在蜂须贺腿间,一边挺着腰,一边讲出了许多连浦岛都不曾听过的秘辛。

  “帮主人喂马的时候你也私下和山佬切谈论过吧,被赝品干之类的②?现在被赝品干着的你,感觉如何呢?”被顶得摇摇晃晃的蜂须贺听到长曾祢这么说,好像是被揭开了什么黑历史一般,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神情。

  长曾祢对二弟这样的表情完全没有抵抗力,蜂须贺身为大小姐却对大部分人一点也不娇蛮,唯独不给自己好脸色。长曾祢想看蜂须贺委屈的困扰的样子,在自己身下无奈的样子。是真品是王牌都不必强撑,有大哥在,一切都没关系啊。

  但是要让蜂须贺明白自己的心意,大概还要花很长时间吧。用性来计算的话,也许还要干个上百次才会老实。想到这一点的长曾祢无端地兴奋起来,手指狠狠掐住蜂须贺白皙的腿根,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没多久就在二弟柔软的身体里射了出来。

  “大哥太卑鄙了,不要一个人独占二哥啦,”浦岛呼吸急促地在蜂须贺大腿上磨蹭着,声音里染上了委屈,“小乌龟也想进去嘛~~~”

  长曾祢没法放任撒娇的三弟不管,只好依依不舍地从蜂须贺身上下来,把还在汨汨往外流淌白浊液体的秘穴留给了浦岛,自己则抓起蜂须贺修长的手指亲吻起来。

  浦岛跃跃欲试地凑了过去,把肉棒埋入蜂须贺的身体。二哥里面真的棒,又热又湿,紧紧地吸着小乌龟的头。浦岛喜欢这样的二哥,也喜欢值得依靠的长曾祢。原本离散的三兄弟,现在能在这小小的本丸重聚(还能每天吃到烛台切做的料理),对浦岛来说已经是无上的幸福。

  “以后哥哥们都……不要吵架了,”浦岛搂住蜂须贺的腰,带着哭腔说,“好好相处,每天一起做舒服的事情吧。”


END

注释:
① Christian Louboutin
② 蜂须贺内番台词:……こういうことは、贋作にでもやらせたらどうだ?
原意是这种事情让赝品干怎么样,单看后半句就是“让赝品干怎么样”,嗯。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