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2018/12/16  カテゴリ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机智的约翰

2009/08/17  カテゴリー/[create]码字

其实从很久之前就染上了干啥都喜欢代入妄想的坏毛病,去乡下玩也要Y一下美人抱着鸡的样子,去银行取钱也要窥一眼VIP室想一想爸爸婚前来听妈妈介绍理财产品时偷摸大腿的情景,看片时看到狗就是阿里看到大款就是老板看到正太就是七岁妈妈看到loli就是面团........其实缺口粮什么的更能促进头脑风暴呢////////
这两天和大哥聊童话,想起小时候的一本俄罗斯童话集里很多有爱的东西=v= 和某些西欧童话里软弱的公主不同,露家人的故事里总充斥着能干的老婆//////// 斑鸠姑娘蓝眼姑娘都萌死啦忒好代入的(揍

嘛,于是我就手贱替换了下某篇= =
本来露家人也不是为了让几百年后的我YY而写的童话,我也好久没全员了,所以人物性格全都OOC
伊野部都被我替换得忒傻,BLX慎入....!!!!

啊CP还是Ali × Johann没错❤


机智的约翰

里绷子大公家正在举行盛大宴会,宾客个个都很快活,人人都在夸耀自己。只有一位客人默默无语,蜜酒他不喝,炸鸽子肉也不吃。这个客人就是库尔吉斯城的商人撒谢斯。
大公走过来问:
“撒谢斯,你为什么不吃不喝,闷闷不乐地坐着,也不吹嘘几句?的确,你出身不高贵,职业也不体面,还有什么可夸耀的呢?”
“大公,你说得不错,我是没有可夸耀的。我的父母亲早就不在人世了,否则倒是值得称颂一番……炫耀有钱我又不愿意。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有多少金币,到死我都说不清。
“夸耀衣着没必要。在这个宴会上,你们大家穿的都是我的衣服。我有三十个裁缝,他们日日夜夜都在为我一个人做衣服,我从早到晚都在调换着穿新衣,换下来的再卖给你们。
“吹嘘靴子更不值得。我每个钟头换一双新靴子,穿过的靴子再卖给你们。
“我的骆驼一头头亮闪闪,我的羊一只只金灿灿。这些牲口也是要卖给你们的。
“也许我改夸耀自己年轻美貌的妻子,杰出的拉格纳的大儿子?像他这样的美人儿找不出第二个!
“他的泪痣如同月亮般闪亮,他有黑貂一样乌黑的眉毛,他有雄鹰一样锐利的眼睛。
“三赖子城里没有人比他更聪明。他能使你们大家受骗上当,能叫你大公晕头转向。”
听了这一番尖酸刻薄的话,在场的人都害怕得不敢再说话。
大公夫人委屈得哭了起来,而大公发怒了:
“喂,我忠实的伊野部们,抓住撒谢斯,他侮辱我们,把他拖到冰冷的地窖里去,用锁链锁在墙上,给他吃稀饭拌稀饭。在他悔过之前,一直锁在那里。我们倒要瞧瞧,他的妻子怎么让我们大家晕头转向,怎样把撒谢斯救出去!”
一切都照大公的吩咐办,撒谢斯被关在很深的地窖里。但大公还不解恨,他命令一队伊野部到库尔吉斯城,查封撒谢斯的家产,用锁链套住他的妻子,押到三赖子城来。
“我们要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聪明人!”
正当伊野部们上马出发的时候,消息飞快地传到库尔吉斯城,传到约翰的耳朵里。
约翰苦苦地思索:
“怎样拯救心爱的丈夫?花钱赎不出来,用武力也无济于事。好吧,不能抢夺,就来智取!”
约翰走到前厅喊道:
“喂,忠实的弟妹,为我备一架好高达,找一套帅气的驾驶服,再脱下我身上露脐的体操服短裤。我要去救心爱的丈夫。”
米哈和妮娜伤心地哭着,脱下约翰的体操服,紧身的衣服散落在地上。
约翰穿上高达机师的驾驶服,拿了GN光束军刀和火炮筒,坐上高达,向三赖子城飞驰。谁也不相信,这位驾着高达奔驰在宇宙中的年轻勇士是个受。
半路上他遇到三赖子城来的一队伊野部。
“喂,机师,你这是上哪去呀?”
“我是天人的使者,去找里绷子大公收取十二年的贡品。诸位好汉,你们到哪去呀?”
“我们去抓约翰,要把他押到三赖子城,还要没收他的家产,转交给大公。”
“好兄弟,你们晚啦!我已经将约翰遣送到脱了米去了,他的财产也被我的盆友们运走啦!”
“哦,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必再去库尔吉斯城了。我们回三赖子城吧。”
三赖子城的伊野部们回去报告大公,天人的使者马上就要到三赖子城。
大公发愁了。这十二年的贡品他筹集不到,得求天人的使者发发善心。
他们忙着摆酒席,往院子里扔杉树枝,派人到空中等候,等候天人的使者。
使者在三赖子城外支起了帐篷,留下伊野部,他独自来见里绷子大公。
使者长得很漂亮。他体格匀称,气度不凡,神态并不可怕,显得彬彬有礼。他跳下高达,把高达停在广场上,然后走向正厅。他向众人鞠躬行礼,又特地向大公和大公夫人单独敬礼。而在大公妹妹希林面前鞠躬时,身子俯得特别低。
大公对使者说:
“你好啊,天人可敬畏的大使。请入席吧,歇一歇,吃一点,喝一点,一路辛苦了。”
“我没有时间多坐,提耶利亚不会因为多坐而奖赏我们这些使者。快把十二年的贡品交给我,把希林嫁给我,我要尽快回去。”
“大使,让我与妹妹商量一下吧。”
大公将希林领出正厅,问她:
“好妹子,你愿意嫁给天人的使者吗?”
希林低声回答:
“傻哥哥,你怎么啦?大公,你想到哪去啦?别让全三赖子城的人笑话你,这不是勇士,是个受呀。”
大公很生气,说:
“你头发不长,见识也短!这是天人可敬畏的使者,年轻勇士吹理剃。”
“不是勇士,是个受。他走起路来像鸭子游水,鞋后跟着地没有响声。他坐在凳子上双膝并得紧紧的。他嗓音像银铃,体格纤细,手指又很修长,上面还有戴戒指留下的痕迹。”
大公陷入了沉思,他想:“我得考考使者。”
他叫来三赖子城最出色的青年摔跤手,里捷内和布林迪万两兄弟。这时候他去问使者:
“贵客,你想不想和摔跤手玩一玩,到外边去摔几跤,舒一舒一路受累的筋骨?”
“怎么不想舒舒筋骨,我从小就喜欢摔跤。”
他们来到空旷的院子里,年轻的使者走进圈子。他左手抓住布林,右手抓住迪万,把剩下的里捷内夹在中间。他把两手的人面对面一撞,三个人立刻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大公吐了一口唾沫就走了。
“希林真愚蠢!说这样的勇士是受!这样的使者我们还没有见过呢。”
但是希林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是受,不是勇士。”
她说服了大公,于是大公决定再考察使者一次。
他叫来弓箭手里维夫。
“大使,你愿不愿和弓箭手玩玩射箭?”
“怎么不愿意?我从小就喜欢射箭。”
弓箭手里维夫走了出来,他对准一颗高大的橡树射箭。橡树摇晃了,仿佛树林中刮起一阵旋风。
吹理剃大使拿起弓,拉紧弦,丝线拧成的弓弦发出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带钢尖的箭便飞了出去。强壮的武士里维夫趴在地上,连大公也站立不稳。嘭的一声,箭射中了橡树,橡树裂成碎片,四下飞溅。
“唉,我真可惜这颗橡树,”使者说,“我更可惜这带钢尖的箭,现在全三赖子城都找不到它了。”
大公去找妹妹,然而她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受就是受。
“好吧,我亲自去摸清他的底细。三赖子城的受不会下外国象棋,”大公心里想。
他命令拿来金象棋,一边对使者说:
“你愿意和我下几盘外国象棋消遣消遣吗?”
“好吧。我小时候下象棋能赢所有伙伴。大公,我们赌什么?”
“你用十二年贡品作赌注,我压上整座三赖子城。”
“好的,开始吧。”
棋子在棋盘上轻轻地敲击。里绷子大公棋艺很好,但使者一步一步沉着地下着,下到第十步,大公就被将死了。
大公发愁了。
“大使,三赖子城你拿去吧,我的脑袋也带走吧。”
“大公,你的脑袋我不要,三赖子城我也不要。我只要你把妹妹希林给我。”
大公听后很高兴,忘了再去征得希林的同意,直接吩咐准备婚礼宴会。
宴会持续了三天,宾客个个欢天喜地,只有新郎新娘愁眉不展。使者的头低低地垂在胸前。
大公问新郎:
“吹理剃,你怎么不高兴?是不是不喜欢这盛大的宴会?”
“大公,我有点烦闷,有点心焦。可能我家中出事了,也可能不幸就在前头。请你将歌手召来,让他们歌唱久远的过去,或者歌唱当今的日子,为我消愁解闷。”
歌手们来了。他们在歌唱,琴弦在奏鸣,可是使者仍然闷闷不乐。
“大公,这不是琴手,这不是歌手……神父告诉我,库尔吉斯城的撒谢斯在你家做客,他会弹琴、会唱歌。眼前这些人,简直像狼在嚎叫。我还是听听撒谢斯的歌声吧。”
大公为难了。放撒谢斯出来吧,实在不愿意;不放吧,又会得罪使者。
大公不敢得罪使者,因为他无法筹集到贡品,于是他吩咐把撒谢斯带来。
撒谢斯带进来了,他走起路来摇摇晃晃,身体十分虚弱,饿得皮包骨头。
使者从桌旁站起身,去搀扶撒谢斯,让他坐在自己身边,为他张罗吃喝,然后请他弹奏乌德琴。
撒谢斯调好琴弦,开始弹奏库尔吉斯歌曲。大家都听得出神,使者坐在他身旁听着,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撒谢斯弹完了。
使者对大公说:
“我说,三赖子大公里绷子,你把撒谢斯送给我,我就不收你十二年的贡品,并且马上就回到脱了米去。”
大公不愿把撒谢斯给使者,可是他又没有办法。
“年轻的大使,你就把撒谢斯带走吧。”大公说。
新郎不等宴会结束就跃上骏马,让撒谢斯坐在他身后,朝设在野外的帐篷奔驰而去。
来到帐篷旁边,他问撒谢斯:
“撒谢斯,难道你认不出我吗?我曾经和你一起卖过羊肉串呢。”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天人大使。”
使者走进白色帐篷,让撒谢斯等在门口。约翰匆匆脱下驾驶服,换上体操服,梳妆打扮了一下就走出帐篷。
“你好,撒谢斯!现在你还认不出我吗?”
“你好,我亲爱的妻子,年轻聪明的约翰。谢谢你救了我,可是你的短裤呢?”
“我亲爱的丈夫,我就是用短裤将你从地窖里救出来的呀。”
“心肝儿,快骑上马回库尔吉斯城。”
“不,撒谢斯,偷偷逃跑可不光彩。我们去把大公家的婚宴结束掉。”
他们又回到三赖子城,走进大公家的正厅。
看到撒谢斯带着年轻的妻子进来,大公感到惊讶。这时候,约翰问大公:
“喂,伟大的大公,我就是可敬畏的使者,撒谢斯的妻子。我回来将你们的婚礼宴会闹到底。你还愿意把妹妹嫁给我吗?”
希林跳起来说:
“哥哥,我早就跟你说了!你差点儿让全三赖子城的人笑话,差点儿把妹妹嫁给一个受!”
大公羞愧地低下头,而卫士、宾客一个个笑得喘不过气来。
大公甩了一下满头绿发,忍不住也笑了。
“撒谢斯,你夸奖年轻的妻子有道理。他聪明、大胆,长得又很漂亮。他骗得大家团团转,弄得我大公晕头转向。为了他,也为了我平白无故地侮辱你,我要送给你贵重的礼物。”
撒谢斯和约翰动身回家,大公领着夫人、卫士和伊野部出来为他俩送行。
从此以后,撒谢斯夫妻平平安安地过着日子,积攒了大量家产。而赞扬约翰的颂歌和故事到现在还在流传。

-END-

有兴趣看原文的人来这边XD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