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2018/11/20  カテゴリ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I want your fingers on my tongue

2008/07/11  カテゴリー/[create]码字

Fandom - Gundam00
Coupling - Michael×Johann, GrahamLockon, Allelujah×Tieria
Rate - 正文PG结尾R15

貌似我这水平也只能写写架空gag了囧 明明人家都在原作base里严肃地抒情,感伤,痛苦,彷徨,ect,ect...但我都习惯逃避了囧囧 先砂糖着再说吧=v=
上一篇的教训是Johann大哥应该在米哈面前妈妈受(?),在meister面前女王才对(原作事实如此),结果到这篇居然写反了囧 但女王台词写得很爽XD
人设很好玩感觉不继续用下去就浪费了(殴) 那么等攒够neta就写写秘书与他老公的幸福生活还有Stratos先生的悲惨日常吧~

午餐时间。

Johann Trinity打开米老鼠图案的便当盒,却在浓郁的咖喱味道中发现一丝违和的花香,同时桌子的采光也不知怎的变差了,抬头一看才发现一金发矮子抱一大捧玫瑰西装革履地站跟前。

一定、一定是找错人了。

“您好,请问Lockon Stratos先生的办公桌在哪边?”

啊,还是找那个该死的爱尔兰人。Johann把小勺子插在饭中间,礼貌地站起身俯视着不速之客,露出不合时宜的魅惑微笑。

“抱歉,我刚调过来一天,对同事们的位置还不太熟悉……”

“所以我就把这花先放您这好吧?等Stratos先生来了请务必转交——就说是来自大西洋彼岸的问候,他会明白的。”

Johann被硬塞了满手的花,无奈地目送着来人如同小仓鼠般欢快地跳着远去。

昨天该死的Stratos先生不晓得从哪里听说了Johann调职的原因,趴在对面办公桌上忍笑足足有半小时,肩膀抖得像筛糠,还特意给身后道貌岸然的俄罗斯佬一记email。Johann路过洗手间去茶水房时听见门里传出混合水声的放肆大笑,碍于立场问题只好在心里默默地翻白眼。

“哇哈哈哈哈哈咖喱胡萝卜青椒口味的蛋糕亏他想得出来……”
——爱尔兰口音真讨厌。

“Lockon你别笑了嘛再笑下去笑肌要出毛病的啦。”
——俄罗斯口音也动听不到哪里去。

“不不我是真的想知道加了咖喱蔬菜的蛋糕能有多难吃哈哈哈……”

“真能做出来的话销售计划铁定落你头上。”

 咖喱蛋糕再怎么离谱也不该躲厕所里锻炼腹肌吧!Johann攥紧了蓝色长颈鹿图案的马克杯深呼吸一下,走开。

Trinity家族长子的度量不是狭隘小人所能体会的,虽然从Veda Food Inc.产品开发部调到销售部的第一天就饱受同事的嘲笑,Johann还是决定负责地转交大西洋彼岸的问候。只是桌子太窄放不下999朵豪华纯爱系列花束,还好字纸篓还空着。Johann把玫瑰小心地放进去, 坐下来开始享用胡萝卜青椒咖喱饭。

“刚、刚才那个混蛋来过了?”

Stratos先生的爱尔兰口音在身后讶异不安地响起,Johann放下勺子,抬头环顾没有其他人在的办公室,确定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只好对上同事的目光。

“嗯?刚才是有人来过。”

“是那个变态娃娃脸吧?是吧是吧?”

Johann愣了半秒,保持着有些茫然的眼神点了点头。


Culture shock,或者是由于别的什么。Johann发觉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爱尔兰人的大脑回路了。回过神来已经是下班时间,自己居然和嘲笑咖喱二人组并排走在傍晚的街上。

只因为将跟踪狂送来的花束误放进字纸篓就能从被蔑视的咖喱怪人升格为下班后去喝一杯的亲密同僚,Johann苦笑着在心里说Lockon Stratos你的隐私权未免太不值钱啦。但自己本来就算不上性格孤僻,跟同一个办公室里的男人混熟也是迟早的事——总比在产品开发部时三天两头被那个古怪的旗袍loli上司挑三拣四强吧。或许人家只是想套个近乎好拉他过去继续用魅惑微笑帮忙应付隔天一束的玫瑰花。

他把公事包从右手换到左手,稍微朝右边靠了点,却发现原先走在中间的Allelujah Haptism——这名字直译过来绝对比咖喱好笑一万倍而且一点也不斯拉夫——突然快步向前左转,然后在路边某台阶旁蹲下。

“晚餐来了哟小喵子今天也是洋葱圈加香菇蛋卷——”
——俄罗斯口音嗲起来居然也绵绵哑哑地不那么难听了。

不过Johann面对同事掏出便当喂流浪猫的举动还是惊了一下。旁边的Lockon就开始叨咕某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娶了个思维堪比电脑的漂亮老婆回家天天有爱心便当带还非要蹭食堂被发现了小心罚跪主板之类的。

“Lockon你有脸说我,上次过来咬了口BLT三明治后还不是第一时间冲去卫生间了……”Allelujah摸摸猫头收好便当盒子站起来,被刘海遮住一半的脸上满是歉意和羞涩,“不好意思我到家了,你们慢慢喝吧。Tieria什么都好就是对回家时间要求比较严格……”

Lockon边坏笑着说还要加上家事无能吧边挥手告别。Johann则是不自然地点头说再见,目送幸福的妻管严进公寓门,然后和心思难猜的爱尔兰人共同继续向居酒屋进发。


“别看那家伙平时道貌岸然地装好人,自从突然梳了背头穿得像个暴发户来找总裁秘书求婚——呸,居然还成功了——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他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您也一样不简单啊Stratos先生。Johann尽量优雅地用牙齿把烤鸟肉从竹签子上拽下来,又灌了口生啤,兴趣满满地看同事挥着筷子唾沫横飞。

“真不知道秘书是看中他哪点,就那么把工作一丢跟他回家了。原本多聪明多漂亮多能干的人啊,虽然冷漠了点,却很爱搞些鸡尾酒会之类的。想当年我每次都能带一堆松饼回去给刹那啊,现在秘书一走什么都没了……”

就为个松饼也能这么多牢骚,干脆调到公司直属的专卖店去好啦。Johann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叫老板多给Lockon要了杯烧酒。

“不过后来知道秘书家务什么都不会还斗志昂扬地每天钻研烹饪书做便当给他带去上班,我就心理平衡了。谁都不容易啊……像我被那个变态送花又是另一种,呃,辛苦……家里还有个死小孩要照顾……”

Johann望着面前微醺的人湿润的眼神,虽然很想笑,却突然感到一阵同情涌上心头。

他想再叫两份天妇罗一扎黑啤,告诉同事自己也有个令人头痛的任性弟弟和神出鬼没的鸹噪小妹什么的,但想想家里的状况大概会很糟糕,还是招手结帐了。

“你说的对,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他温和地朝Lockon一笑,暗暗庆幸爱尔兰人酒量不错还能半清醒地AA制付帐。


刚打开家里大门Johann就被拽进客厅扑倒在沙发上。他无言地想着门上钥匙还没拔呢又想照这情形来看大概Nena又跑出去彻夜party了,然后右边脖子就被结实地咬了一口。

“干嘛这么晚回,好过分。”

Michael Trinity的舌头顺着Johann脖子的轮廓往上滑着,嘴里还咬字不清地使劲抱怨。Johann用没被压住的左手拽了弟弟的脑袋过来接吻,几十秒后喘不过气的Michael拼命挣开,嘴边挂着唾沫丝恶狠狠地开了口。

“你你你你居然去喝酒!”

“你把我留冰箱里的牛排吃啦?真乖。”

Johann露出魅惑的微笑舔舔嘴唇,又在Michael额头上印了个响吻,然后紧紧抱住弟弟。

“我至少要和同事搞好关系嘛。”

“谁管那些,老子今天要做全套!”

“……噗。”

“笑啥!我会做足前戏不会让你疼的啦……而且明天星期六……”

“那你保证以后别再换我工作企划书?”

“……嗯。”

END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無題

我得欠打地倒一记...主CP没有印象...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句好诡异...XD

kiri | URL | 2008/07/13/Sun 05:11 [編集]

Re:無題

不怪你= =他们没出场几集...(但我贴过截图的=v=)
(抱头)我已经沦落到写家庭生活的地步了||||青春没了><

mercurix | 2008/07/13/Sun 12:04

無題

生活细节是你的长项~
不写家庭生活,难道要写夕阳下的青青河岸上校服少年的你追我逐囧

kiri | URL | 2008/07/16/Wed 01:08 [編集]

Re:無題

谢谢!(热泪盈眶)
其实我蛮爱校园情节的,只要里面学生的爹不是X财团理事长之类的就行囧

mercurix | 2008/07/16/Wed 20:06

↑ページトップ

コメントを書く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