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2018/09/25  カテゴリ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螳螂

2009/12/18  カテゴリー/[create]翻译

至少在祭日之前翻完了这篇......不知道还有机会拿给小萌人看么@@
想当年还写了读书笔记,那时候话好多=v=|||| 现在讲什么都词不达意的囧囧囧

midori的文都很赞! 开始是因为町野的插图才买了本,能读懂之后就彻底喜欢上她带点洋味的文字了,很适合MM//////
那段时间也很想给她写情书不过一直鼓不起勇气,然后眼睁睁看着她在去年Mello生日关站......是不愿意面对明年1月26日吗QAQ
虽然没拿到授权不过人家关站都快一年了我就在这里偷偷地发一记应该没事....?

翻的时候感觉难度不大,但怎么也无法完美再现原作><
老板的匪气和儿子的流氓气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东西(啥
不过都很萌就对啦XD


*玛特×梅罗。成人向。未满十八周岁的人士请勿阅读。
*主题是昆虫。无法接受的人士请勿观看。
(作者对昆虫也说不上喜欢,请以这样的基准来判断☆)



「我啊,以前养过螳螂呢。」
玛特一边吻上肩头,一边毫无头绪地说出这种话。这家伙经常会在办事儿的过程中突然发起奇怪的话题。仿佛被按下了开关,眼神也从床上模式变回了平日状态。恐怕这种时候脑内回路也哪里出现了变化吧。
“在宿舍里吗?我倒记不得了呢。”
一不小心认真附和的我,也和平时有些不一样了。是因为黑暗,还是因为肌体交缠?也许是因为红发的味道。烟草和……某种无法描述的香味,总之是玛特的味道。
「在孤儿院的后院,把螳螂放进食堂里拿的蛋黄酱之类的瓶子里,瓶口蒙上塑料布,再捅几个气眼,好像还放了土?应该也放了草吧。总之,那是我一个人的秘密哦。」
“瞒着别人有意思么,几只螳螂而已。”
「谁知道呢。只记得当时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呢。现在想想,也算瞒着梅罗也没用嘛。为什么呢,真搞不懂啊,小时候的想法。」
明明叽叽喳喳地讲个不停,舌头却熟练地在我胸前游走,简直和手指一样灵活。变硬的部分进一步被舌尖刺激,从脊背到下半身的部分便麻痹在快感中。
“嗯,我知道。”
「果然知道啊,因为梅罗挺喜欢昆虫的吧。夏天也会捉甲虫之类的吧,还有蝉。我倒是不会去捉那些。」
“你养虫子还挺让我意外的。”
虽然不记得玛特讨厌或者害怕过虫子,但也没见过他积极触摸过它们。
「我也意外啊,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劲要去捉那螳螂了。」
玛特吃吃地笑起来,让人有点恶心。
「嘛、算了,总之我有好好地喂它活饵哦。找了蝗虫捉起来,塞进瓶子里。你啊,见过活饵被螳螂捉住的瞬间么?」
“……没、没有。”
别在讲奇怪话题时突然握那么紧啊笨蛋。
「告诉你哦,感觉到蝗虫的气息,螳螂就会咻地把脸转向那边。用那三角形的大眼睛不知会看到什么呢。是复眼对吧,会不会看到好几只并排的蝗虫呢。真想不透呢。然后它举起镰刀……」
「……啊,开始变湿了呢。舒服么?」
平板得要死的语气。简直像是讲虫子时顺带提起一样,他到底在想啥啊。
刚要发火,他却抓住我的头发,嘴唇也靠了过来。细长的手指灵活地缠上发丝,指甲轻轻搔着头皮,然后又抚上耳郭。一被他碰触,我就忍不住战栗。
我能感觉到,他前端滴下的液体濡湿了自己的小腹。
「呐、梅罗,表情太过诱人的话,我会忍不住马上就插进去哟。」
虽然这么说了,却没采取实际行动。他只是用另一只手握住我的分身,缓慢地上下抚弄。
「嗯嗯、说到哪了?对对,是在螳螂决定攻击蝗虫之后。那景象可过瘾了,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一瞬间就给逮住了。还以为会发出嘎沙嘎沙的声音,结果螳螂已经用镰刀把蝗虫牢牢地按住了呢。然后,可怜的蝗虫会拼命挣扎,可螳螂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哦。」
「然后。」
“……喂,别边舔边讲啊。”
「但是很好吃哦。」
无言以对。我知道再说什么都没用,就干脆放弃了。平时明明会(大概算是?)乖乖听我的话,只有这种时候顽固得让人恶心。
玛特时而舔着,时而含入口中,边肆意玩弄着边继续话题。
「从这里开始就是我最喜欢的部分,螳螂像这样……把依然在挣扎的蝗虫给活生生吃掉哦。下嘴的部位每次都会不同,但我看过的有脚和脑袋还有肚子吧。一口一口慢慢啃干净哦。」
“还真恶心呢。”
「是么?不对吧,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淫靡吧。」
“淫靡?”
「嗯,稍微有点色色的呢。」
他边舔舐性器边抬眼说着。这种姿势才能称得上淫靡吧。透过赤红的刘海能看到他眼睛颜色。是深红,混着平时不易发觉的灰色。深邃,却不会让人身陷其中,而是缠绵的、粘稠的……沉重的。
“啊、等等……!”
「怎么了?不是很舒服么?呐,这里刺激过头了?但是梅罗很喜欢吧,都会忍不住扭腰了呢。」
“玛特——停下——”
「告诉你哦,蝗虫想逃的时候,会使劲挣扎呢,不过完全没用,随着被吃掉就会渐渐变弱呢。本来激烈摆动的腿也会失去力气,一点一点弱化,然后轻轻颤抖呢。哎呀,实在太色了。」
「还不明白吗?」
被问到的我也只能摇头。谁会明白啊,那种事情!
「我啊,每到那时候就超兴奋的,会每天给他喂饵然后满心赞叹地欣赏哦。有种小心翼翼一步都不能出错的感觉,本能像被点燃了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啊,总觉得梅罗的腿和那时候的蝗虫很像呢。是吧,所以我才会喜欢。想像那样让梅罗也轻轻颤抖。那种感觉,大概和性欲有点接近吧。小时候的心理怎么都没法搞懂呢。」
“谁是蝗虫啊,别把我和虫子混为一谈——”
「嗯,也是哦。对不起,我果然还是兴奋过头了。」
“啥——”
刘海被揪住,厚实的嘴唇压了过来,堵住了呼吸。腿也被固定住,无处可逃。
他压了过来,几乎要强行夺走我的理智。
“啊,啊,呀……!”
奇怪的声音从口中漏出,我却无法控制。
他的舌头时而伸进嘴里堵住了呻吟,可我仍然停不下喘息。摆动腰肢是为了逃开还是想要需索更多呢,连我自己也弄不清楚。
耳朵被啃噬,脖颈被吮吸,他的手放开刘海,与我的手指交缠。吐息、温度、淫猥的音色混合——嘴唇舔吮声、性器摩擦声、床铺吱呀声。他的红毛搔得我鼻子发痒。烟草味、还有……无法言喻的玛特的体香。这味道让我无法正常思考,将我这么拽入漩涡……!
“——呜……!”
一刹那,仿佛指甲刺入脊背般,突然到来又瞬间消逝,雷鸣一样的快感。
「嗯,射了?……可爱死啦。梅罗的脊背在发抖哦,看,大腿内侧也是。不用说,那里也是。」
我被他的恶作剧弄得差点窒息,为了表示抗议一脚踹过去。他却报以亲吻。这家伙是呆子吗。
玛特沾染了白浊的手指出现在我意识模糊的视线中。那液体还黏黏地往下滴落,在弄脏床单之前,就被玛特的舌头给舔掉了。并非故意炫耀的行为,而是理所当然地舔舐,认真而仔细,不放过一点一滴。
“螳螂……”
这么说起来在哪里看过。吃完猎物后的螳螂预备收起镰刀时的情形。用嘴清理残渣的动作,正巧和现在的玛特一个样。
「嗯?螳螂怎么了吗?」
“没啥啦。”
你这家伙,该不会是螳螂变的吧。
但说出口就等于承认自己是蝗虫,所以还是闭嘴了。只不过是童话般的想法而已,却找不到一丁点浪漫情调。螳螂和蝗虫,都是虫子啊,难不成还伊索寓言吗?
「嗯——那就算啦」玛特边这么说着,又一次舔净流到手腕的精液。
温凉的眼瞳透过刘海望向我这边。
「……呐,继续吧?」
才听到声音来不及回答,整个人就被他给按倒了。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关节却僵硬起来。仿佛要撬开我顽固的嘴唇,他吻了过来。口腔被吮吸得喘不过气来,只能用鼻子半调子地呼吸。
「真诱人呐。」玛特用迷醉的口吻念叨着。
——螳螂和蝗虫。
忍不住又想起来。虫子转世。伊索寓言。
反而这样比较合适吧。不然我也无法接受。
我闭上眼睛,任由他爱抚身体,肩膀和大腿轻轻颤抖。是这样没错吧?
“吃吧,随你高兴。”
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乖呐。

您好,我是翠。感谢您阅读这篇小说。
这次写了稍微有点猎奇的东西,平时都会写更普通(?)的故事。
我是梅罗本命,最喜欢玛特。所以站子里全都是玛特梅罗。

灰与巧克力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無題

没感觉到洋风啊,还是很日式的笔调~
其实我觉得螳螂是给人洁净感的昆虫(它是昆虫吗)看到它就好像看到拿手术刀的外科医生=v=
她一点点展开的动作语言交织描写很赞~

kiri | URL | 2009/12/18/Fri 23:41 [編集]

Re:無題

洋味是在其他短篇里XD 大量外来语和英文交织啥的=v=|||
这篇还是很日式,好多感觉翻不出来囧
昆虫是翅膀+六足,螳螂应该算?
其实买的本存的文好多没看....(萎

mercurix | 2009/12/19/Sat 00:17

↑ページトップ

コメントを書く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