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2018/09/25  カテゴリ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嘤嘤嘤嘤安东尼这个骚货

2013/05/11  カテゴリー/[create]翻译

最近因为某些原因重新燃起了对James Purefoy的爱 ="=
当年看Rome的时候还蛮喜欢Vorenus×Mark Antony的CP的,也记得在ars longa看过一篇很赞的肉文,虽然不知道作者还健在么还是去要了一记授权,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了回复……于是我就打足鸡血给翻掉了。
但是……这篇就……说是互攻也很奇怪的,安东尼是受心攻身,囧,整篇的心理描写都戳中我萌点几百次,要把我戳成筛子了,傲娇的女王感爆棚啊!!!!但是最后…………安东尼把乌瑞纳斯给干了,嗯,滥用职权…………虽然我知道这样的发展比较符合情理(???)QAQ

反正翻也翻了就这样吧!SY发了一下估计没人会看,这边也存一记翻译,之后就继续复习Rome,其实乌瑞纳斯和波罗的CP我也蛮喜欢的,波罗是攻

标题:Encounters
原文:http://merle-p.livejournal.com/2005.html#cutid1
作者:Merle_P
配对:卢修斯·乌瑞纳斯/马克·安东尼(Lucius Vorenus/Marc Antony)
分级:NC 17
警告:第一季内容剧透。
简介:当马克·安东尼第一次留意——真正地留意——乌瑞纳斯,对方正忙着惩罚军团士兵泰提斯·波罗。
声明:HBO/BBC拥有Rome。




 

  当马克·安东尼第一次留意——真正地留意——乌瑞纳斯,对方正忙着惩罚军团士兵泰提斯·波罗。安东尼骑在马背上观看着这一幕,意识到自己想要被百夫长 卢修斯·乌瑞纳斯惩罚,而慢慢硬了起来。这种感觉令他十分惊讶,因为即使在床上,马克·安东尼也不是一个喜欢被惩罚和鞭笞的人。可这男人身上有种说不清的 东西,让安东尼想要跪趴下来,求他把自己干到失去知觉。这念头让安东尼有些好笑,又有点吓到他。

***

  当安东尼找来乌瑞纳斯,命他寻回凯撒的鹰旗时,他斜视着百夫长,将那暴躁表情后的英俊脸庞和不合身制服里的完美肉体尽收眼底。卢修斯·乌瑞纳斯在他的 注视下显得有些局促,这让安东尼很开心。他给了百夫长金子并将他遣走,但当他目送他离开时,心里却很清楚要找回鹰旗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感到一阵悔恨的抽 痛,因为卢修斯·乌瑞纳斯可能会一去不复返,而安东尼甚至还没看过他高潮时的表情。

***

  当安东尼要召唤卢修斯·乌瑞纳斯,提出一项他无法抗拒(至少安东尼这么想)的要求时,他会赤身裸体,分开双腿,让一位奴隶用油脂和刷子清洁自己的身 体。乌瑞纳斯会发现安东尼在自己靠近时迅速硬了起来,但安东尼不在乎,他就是想被看到。虽然乌瑞纳斯自己不知道,但安东尼能从他肌肉紧张和低眉顺眼的样子 看出来,他很喜欢自己所看到的景象。
  可惜的是,乌瑞纳斯还是拒绝了他的要求,他拒绝了延期服役、拒绝了金钱,安东尼还真挺想知道,如果要求乌瑞纳斯来自己帐篷共度春宵,他会怎么办。他想 象着自己强迫乌瑞纳斯跪趴在地上,就那样硬插进去,没有扩张也没有润滑,他想象着乌瑞纳斯会怎样享受这一切:快感、疼痛,以及他哀求释放的样子。也许乌瑞 纳斯不会拒绝这项要求。

***

  最后,当乌瑞纳斯跑来重新提起安东尼的承诺,当他不得不前来乞求,安东尼便装出一副冷酷的样子,内心却雀跃不已。当他拉过乌瑞纳斯,在他脸颊上印上仪 式性的亲吻时,他刻意多停留了一会,拖延着那个吻,用嘴唇摩擦着乌瑞纳斯的颧骨。当感觉到乌瑞纳斯的性器抵着他的大腿时,他知道自己胜利了。乌瑞纳斯试图 后退,可安东尼将他搂得更紧,并将自己坚挺起来的东西抵在乌瑞纳斯腿间来告诉他自己的感受。随后,就在乌瑞纳斯发誓将会永远效忠于他——直到死亡——的瞬 间,他又后悔没有命令乌瑞纳斯给自己口交,他是真心想知道乌瑞纳斯会不会照他说的去做。

***

  当卢修斯·乌瑞纳斯向凯撒承认自己放走了庞培及其家属时,安东尼责问凯撒为何不杀掉乌瑞纳斯。也许安东尼是真的想让乌瑞纳斯死,但他更害怕发现自己知 道乌瑞纳斯还活着时是多么如释重负。而且当他发现波罗也没死时,简直怒火中烧。他讨厌看见乌瑞纳斯和波罗互相扶持的样子,他们靠得那么近!他有种预感,如 果乌瑞纳斯愿意和一个男人做爱,那人一定是波罗。

***

  最终,当安东尼把乌瑞纳斯逼入绝境,那情景和他的想象是如此相似——又有些许不同。
  当凯撒将乌瑞纳斯召唤到参议院,任命他为参议员时,安东尼本来只想拍拍他肩膀祝贺一下就离开的,但当他走出那栋建筑,却又折回去告诉乌瑞纳斯晚点来见 自己。晚些时候,乌瑞纳斯被一个奴隶领进庞培府——现在是安东尼府——的密室,近乎全裸、腰上只围了一块布的安东尼正在里面等待着他。乌瑞纳斯看上去很严 肃,却并不惊讶。当安东尼要求他脱掉参议员长袍,他也有些迟疑地照做了,没有任何疑问。安东尼本来计划让乌瑞纳斯先跪下来,但当他看到乌瑞纳斯不卑不亢地 站在那里,肌肉紧张、性器勃起的样子时,他无法抗拒自己跪下来含住那根大家伙的冲动。安东尼知道乌瑞纳斯可以很轻易就杀掉手无寸铁、浑身赤裸地跪在脚下的 自己,但他并不害怕——卢修斯·乌瑞纳斯是个聪明人,绝不会杀死凯撒的朋友,也绝不会公开反对自己的指挥官。当然,乌瑞纳斯试着抗拒,试着不去享受安东尼 对他所做的事情。但乌瑞纳斯努力压抑却压抑不住的声音已经足够让安东尼疯狂了。当安东尼将乌瑞纳斯压在自己椅子上,一边爱抚一边进入他时,乌瑞纳斯本能地 想推开他,却又渴求更多。一开始,他呻吟着“波罗”,然后他颤抖着说“安东尼”,最后他叫了出来,“朱庇特”,安东尼则微笑着,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

  当他们干完,安东尼没有立刻拔出来,不愿意放开身下那具肉体。当他最终拔出来时,乌瑞纳斯便站直了身体从桌子旁离开,背对着他,望着地面。安东尼心想 他大概是在移开视线,不想面对羞辱自己的人。可他突然发现乌瑞纳斯盯着的是地板上的那件白色的参议员长袍。乌瑞纳斯抬起头,直勾勾地与他对视,带着一丝非 常微弱的笑意:“我要怎么才能自己把它穿上呢?”
  然后安东尼听到自己用近乎温柔的声音回答了他:“我可以帮你。”他将那件织物裹在乌瑞纳斯身上,就像一位妻子在为丈夫穿衣一样,而他并未觉得有丝毫羞耻。

***

  当凯撒被谋杀,安东尼的世界变得一团糟。需要去做、去想、去应对的事情太多了。当乌瑞纳斯的妻子死后,他和波罗的关系更密切了。所以那件事是没办法继 续了。但有时候,当身边没有女人也没有男童可以享用,当安东尼抚慰自己时,他会想起卢修斯·乌瑞纳斯。他会想象着是乌瑞纳斯的手包裹着自己的阴茎,最终到 达高潮时,他露出一丝微笑。


[END]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